邹璧宇:《黑土地上的生存》
2018-01-11 14:32:11

 

1507692904105507.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一座不再开采的煤矿工地。08年以后,煤矿开采成本逐渐提高,一些小型煤矿被要求停工与关闭,能离开的工人都走了,能用的设备也被卖掉或拿到其他的地方。

1507692904485380.jpg

2016年初,鸡西市滴道区下属矿工聚居区,路面因融雪而导致泥泞,聚居区里的人不得不忍受这样的出行条件,地方政府与矿产企业难得为居民清理一次道路,修理与维护在近两年只进行了偶尔几次。

1507692905649854.jpg

2017年7月,七台河市茄子河区富强矿附近,一位老太太坐在公房前照看鸭子打发时间。七台河开展采矿区的棚户区搬迁已经多年,大部分地区的棚户区拆除完毕,少部分仍然居住的居民在开春后能通过种植些玉米蔬菜,或者养养鸡鸭去改善生活。

1507692905649854.jpg

矿工聚居区里还保留着曾经计划经济年代的建筑,经历过数次变革后,这些建筑随着往日的繁荣一起陷入沉寂。煤矿工人在过去的年代意味着脱离农村户口,以及有一份至少收入不错的稳定工作。

1507692906884760.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维持着理发店生意的老板说起现在的艰难处境,煤矿企业萧条后,大量劳动力离开,她的生意受到严重打击。家里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被送到鸡西市里寄宿,只能依靠外出打工的丈夫支付孩子每月近2000块的日常与课业开销,一家人团聚的时间极其珍贵。

1507692906428381.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三个失业的男人,左边的男人开了个摩托维修铺,生意掺淡。另外两人从矿上失业后就干一些零碎又不稳定的工作,大部分时间他们无事可做。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等着附近有私矿开采的时候,失业矿工的日子才会好过一些。

1507692907737474.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从矿井下班的工人。在收入最高的时候,一个井下工人工资超过一万元,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煤矿企业萧条的时候,几乎只有当地与周边的工人在此工作,同时冒着企业随时可能欠薪的风险。曾经在2015年,鸡西的煤矿工人普遍经历过被工厂欠薪2-3个月、甚至更久。

1507692910397201.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下班的年轻矿工王大仁(化名),他毕业于矿上所属的职业学校,毕业后就开始在矿区工作。很多像他一样的矿工,在2016年如果没有别的工作技能,可能面临下岗或失业的困境。根据新闻报道,2016-2017年黑龙江的国营煤矿将逐步开展职工分流工作,同时政府禁止规模不达标的小型煤矿企业开采。

1507692911628345.jpg

鸡西市滴道区六井的煤泥山,附近的居民冒着被保安驱赶的危险来此找能用的煤块,这是他们冬天取暖烧炕的必备品,市场上有高质量的精煤出售,但是矿区留守的居民几乎不会买。

1507692912605200.jpg

2017年七台河市茄子河区,一位从矿上退休的大姐在护理家旁边的菜地,身后是巨大的煤泥山。

1507692913272571.jpg

2016年3月,鸡西市滴道区,退休矿工张庆吉经常从家里走到矿工聚居区前的井口观察水质。张庆吉说起矿区现状,总结道:“煤黑子完蛋了。” 矿工在井下工作经常满脸乌黑,则被人蔑称为煤黑子。自来水管入冬后被冻住,一直无人修理,居民们只好靠井水维持生活。当地居民判断井水的水质,只能从沉淀物多少来揣测。

 传统观念中的“黑土地”是描述适合农作物生长的肥沃土地。不过在以采矿业为主的地区,经过数十年煤灰、煤渣的堆积,采矿区周遭土地像是被染上了黑色。经历过数十年煤矿行业的兴衰,有历史悠久的煤矿企业关闭或搬迁到人口密集的地区,可在那些逐渐被遗忘的老矿区中,仍然有留守的居民在生存。

2016年3月,春节刚过,站在一口自打水井边上的退休老矿工张庆吉说:“煤黑子完蛋。”,井里的水浑浊不堪,可是住在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区六坑附近的居民都要靠挑井水活下去,自来水管在冬天被冻住,要到4月才解冻,但是能不能用还两说。六坑是一个煤矿开采单位,居住在附近的人依托着煤矿生存,现在伴随着煤矿的萧条,之前的外来旷工大量外流。2012年以前,来此下井挖矿的旷工月收入曾达到一万块有多,矿区充满了活力。

“这烂糟的日子没法过。”来此挑水的居民说道,他挑着两桶水缓慢的向公房走去,身体一路上跟随着复杂的地面摆动,道路已经年久失修,当年煤炭热销的时候大卡车来回碾压,路面早已坑洼不平,这些年煤炭滞销,矿产企业也没有钱再维护道路,只能听天由命,同样的还有公房区内的小道,开春融化的雪与烂泥搅和在一起,让居住在此的人寸步难行,缺乏维护的理由还是因为没钱。

煤炭行业“黄金”十年之后的两、三年煤价迅速的回到了低谷,煤矿主与产业上游的人各自想办法逃离。留下来的,大多数是生根于这片土地的人。他们有着各自留下的理由,似乎在等待着复苏或者其他的什么,往日的荣誉感与富足是否还能再度降临?

摄影并文:邹璧宇


邹璧宇,1985年生于桂林,2008年大学毕业,之后从事自由摄影师工作,直至2013年加入新浪网,拍摄深度图片故事,直至2017年离职,再次成为自由摄影师。

2015年 入围色影无忌中国新锐摄影师

2016年 3月获得马格南基金会Abigail Cohen基金提名

2016年 9月参展上海影像艺术博览会

2016年10月《黑土地上的生存》入围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

2017年 3月被提名荷赛(WPP)大师班学员

2017年 6月《黑土地上的生存》在CIPA画廊展出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title.pagetitlesb--]
图片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