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一个摄影师的圣地影像另类观察
2018-01-18 14:42:14

 1515724476864350.JPG

1515724475370952.JPG

1515724475962731.JPG

1515724477923944.JPG

      人活着,吃是第一要务,“民以食为天”是也。而且吃也早已被提升到“食文化”的高度,在各类文艺作品中多有反映。但是如厕却一直被忽视,被认为是不雅行为,自古以来在各类文艺作品中鲜有表现。我以为,在人的生命过程中,饮食与如厕同等重要,都是一种文化。它们的器具及建筑,也反映了人类的文明发展过程。现在,随地大小便被视为不文明的行为。其实这是人类自古就有至今在人口稀少地区仍然存在的一种排泄方式,也是最为环保的方式。

       随着人口密度的增加,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厕所。而厕所的样式、标识、建筑风格、使用材料、内部设施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地的民族文化特色、经济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
去年夏秋之际,我到被称为“圣地”和“天堂”的青藏高原旅行了两个多月,在欣赏壮美山川和独特民族风情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在这片世界上海拔最高、离天最近的地方,不论是猎奇的游人,还是虔诚的朝圣者,或者是当地的居民,大家每天必须解决的当务之急仍然是吃和拉的问题。只有在吃饱肚子和及时排泄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进行净化心灵的精神追求以及其他活动。

如何穿越西藏图像的垭口 (部分节选)
文 / 海杰

       从刘远拍摄的这些图像里,我们看到的似乎不是上文所说的社交的厕所、阅读的厕所,或者更有文化交集的厕所,这些厕所就像高原的石头,矗立于任何地方,它是一个藏地生存和生活观察的入口,它们粗陋、直接,谈不上有多好的卫生条件,无法与都市的排污设备相提并论。但它们在高原上,甚至是荒原中,被使用,又被孤立,成为新的高原地景。这些图像是对于西藏基本生活的视觉调查,它们朴实,粗粝,跟现实短兵相接,顺带着将服用了“诗与远方”迷幻药的恍惚观众刺痛,使他们感受到强烈的不适。

       刘远对这个生活循环系统所展开的观看,无疑会被精英主义文化洁癖的持有者所不齿,但这正是我们对于西藏书写所需要的尝试。经此观看,我们似乎可以重新对于西藏说点什么了。刘远的拍摄同时也释放着业余者到此一游的取景喜好,但也是一次有敏锐题材空位意识的迅疾采风。我较为好奇的是,这是刘远技术的无意识,还是对于摄影行规(一种方法论)的有意出离?他如何看待一种秩序化的语言在表达力度上的助力?刘远奔赴世界各地所秉持的“业余性”,在此刻,到底对他意味着什么?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title.pagetitlesb--]
图片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