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樯摄影作品:《北方故园 》
2018-01-18 16:19:27

1496721006640999.jpg

1496721007244841.jpg

1496721007785837.jpg

1496721008388231.jpg

 从1981年至今,我断断续续,自觉或是不自觉地拍摄了围绕我在白于山区的老家,一个叫李崾岘的小山村,及其陕北、晋西北的某个时空下的人物和生活瞬间。这些照片上的人和事大多来自于黄土厚度数十米以上居住的人们。

李崾岘是黄土高原白于山腹地一个十分平常的小自然村。在冬季没有雪的日子里,远远看去,李崾岘全部是黄土,土崖面、土窑、土院、土墙、土羊圈、土灰圈(兼茅厕)、土的狗窝鸡窝,好似一处出土的古村落遗址。所有这些土的修筑与起伏的山梁和沟洼是那么的和谐,就连先人们栽种的零零星星的榆树和杏树,也是那么自然天成。

那是我的老家,我童年的多数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是祖母对李崾岘的讲述和血缘关系延续着我对李崾岘的情感,也是祖母让我懂得了山里的山水风脉、人情世故乃至人的本来,更是祖母为我打开了这个纯真而浑厚的世界。

我的老家影像不是商业摄影,也不是报道一个事件,或为什么专题摄影,它是一个冗长的连带着我的生命体验的影像叙述,在老家影像的拍摄中,我能深入言说自己切身体验的点和面。因此,我不在乎数字影像技术与手段的泛滥给像我一样自视严肃的摄影师带来的冲击。同时,我把握老家影像的主观性和民间性,并不脱离影像的见证性和时空性。

不论受到什么进步思想和观念的影响,我觉得我的内心依然是传统的,就像我每个假期都要回老家拍照一样,包括脚踏在厚厚的黄土上,哪怕是撒一泡尿,都有一种透彻的舒心,睡在老家的土炕上,在黄土地的静夜,我想到了那些各领风骚一阵子的纷繁的多媒体艺术,与之相比,我的那些不新鲜的,没有明确价值取向的黑白照片很难挤进光怪陆离的影像前沿,但令我欣慰的是,它能永久地承放我内心的真实。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title.pagetitlesb--]
图片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