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辉:润物细无声—20年影像记录中国最后的铁匠
2018-01-22 10:28:43

1515731283976557.jpg

1515731283980143.jpg

1515731284881009.jpg

1515731284939337.jpg

1515731285882354.jpg

1515731285971379.jpg

1515731286414670.jpg

1515731287782822.jpg

1515731287974991.jpg

 铁器的使用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次飞跃,也是先民贡献给后世子孙的杰作,不论是农作的犁铧还是征战的刀剑,无不镌刻着铁匠们的辛劳和付出,铁匠这个行当,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喜怒哀乐,绵延至今。

我对于“铁匠”专题的拍摄,实属自然而然。儿时,铁匠炉带给我的记忆不仅仅是四溅的铁花还有烤热的馒头和红薯,每每想起这些总是无比的温暖。不知从何时起,铁匠行当还有和许多其他的老行当都与离我们渐行渐远,我想,我应该成为历史的传承记录者,用笔去记录那传统工艺的光荣,用镜头去定格这些渐成绝响的老行当,为后人留下传神的史料,让它们它能有声有色的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先后走访了陕、甘、宁、川、豫、琼、闽、蒙、贵、黑、藏、新等多个省(区),足迹远抵台湾,多方位的采访了100多名铁匠,拍摄了万余幅图片,拍摄的过程是艰辛的,也是快乐的。享受,是艰辛的附加值,但它很纯粹,我喜欢这样的付出。拍摄中,飞溅的铁花烧坏过我的镜头,也烧破过我的衣裳,然而,能将祖辈世代的遗产的情景最大限度全方位的保存,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时啊。

打铁的工艺流程大致是:选铁—生火—打铁—再加热—再锻造……直至成型—淬火—打磨抛光—检验—成品。看似简单,实则不易。要打造出好的铁器经验很重要,材料的可锻性、打铁的“火候”、起锻、打铁位置都有着讲究。然而在经验丰富的老铁匠手中,坚硬的铁块也能如变戏法般的变得方、圆、长、扁、尖。摄影也一样,看似简单,实则不易,没有走心的体会和感受,拍好照片,绝不容易。

一种传统手工技艺,或许总有走向终点的那一天,然而,它留给人类世间的贡献,不应被遗忘,它应该在人类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常常想,时过境迁,唯有铁匠围着铁匠炉依然坚持、坚守着这一炉“热火”。这就是历史,历史似乎无情,中华五千年的铁匠瑰宝工艺,在历史的长河也似乎在正被湮没,铁匠和铁匠炉,似乎要在无声地漠视中趋以末路,悲怆地踽踽而行……但是,我坚定的认为,打铁及就是成为“消失了的行当”,它对历史的贡献,对人们生产、生活所提供的方便,永远会被人们提及,后人会记住铁匠这个行当,会记住铁匠们往日的辉煌和他们现时的苦楚,因为这就是历史。而我能做的,就是继续拍摄。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title.pagetitlesb--]
图片推荐
精彩推荐